2009年到2012年,时间上跨越了我的高中,那时的感情上从没有过遗憾,喜欢就去追,追不到就死缠烂打,那时候真的无忧无虑,也仅仅是因为我还小,家里可以给我帮助。不过那时候也会用心去记录我的成长和改变,但都没有坚持下来,但也会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些岁月的痕迹。3年,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,已经很不短了。有时候,我很庆幸,自己能把自己最宝贵的这么一段时间用心的记了下来,虽说现在的我,很少再翻看以前写的东西,甚至羞涩以回望自己过去写的东西:肤浅的观点、酸臭的无痛呻吟,纠结于各种的泛滥感情……

我心中却也始终秉承着这样的一种观点「记录下自己,终能接受自己,这是我的成长」。

随着互联网快速的发展,有些东西已经过时,但却记录着很多值得回忆的东西,加上大学生活的节奏变化,自我的言论审核和过滤,不再到平台记录生活。生活本身:终也就这么在碎片化的时间中,被打乱,被遗忘,现在几乎没有记录自己的私人生活,倒也因此就忘了很多很多事情:那些出现在我生活中的人,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,那些触动我,触痛我,激励我,打击我,改变我的事,也在这种碎片化的生活中淡化遗忘。这段时间,接连做了几个梦,不约而同都触到自己的软肋,醒来后,恍惚之中,脑海还甚迷糊,不知真假,稍稍做缓,回过神,不由感慨。

「我的软肋,即我恐惧的,即我不敢面对的」,随手写出这么顺手这么有通俗心理学味道的话,写完后倒想这话会不会存在「滑坡推论」的逻辑错误,其实也不一定完全成立,就好像说我的学习,有时会感到压力,学不进去,就自个在外整自己的事,倒也少在学校呆了,挂科不少,想重新学习的时候却已经结课,成绩差归成绩差,但终也能面对,自己自信自己的能力绝对不差,自己有其他成绩能证明自己,虽说有时候还是担心这学校成绩,也真是让自己头疼。

还有些东西,仿佛电视剧,原本遥远的东西,发生在自己的身边,倒让自己不由思考自己的责任,生活充满随机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还有些东西,比如感情,倒让自己看清自己,不犯贱过,不知道什么叫贱人,不失去过,不懂得什么叫珍惜。

自信和自卑,内在存在一种联系,自己拼命想证明的,可能就是自己想掩盖的。

有人自卑自己的身高体重容貌,有人自卑自己的家境,有人自卑自己的学业,有人自卑自己的工资,有人自卑自己的不举……

简单说,「自卑源于比较,比较则基于环境,环境联系视野」。我也很庆幸,自己在大学选择工作这么一段时间,打拼工作的样子,我自己都感到骄傲;工作如逛了一圈,体会了一圈:坐过别人的超跑、体会亿万豪宅别墅派对的奢侈、也看过偏远山村的赤贫;看了几座城市的繁华,也体会过雪山脚下跑着温泉的宁静;知道朝九晚五、挤着城市沙丁鱼般公交车的苦逼,也经历过从幼稚到成熟,那种「风一样的自由」。

看了「更大的世界」之后,自己的世界观也变了,活着真好,自由真好,生活真好。有人家底颇厚,丝毫不用担忧工作,房子车子现成,也有人,家徒四壁;有人跑进奥运会参赛举国瞩目,也有人瘸腿……而这些,就是自己眼前的人和事。

有时候,其实我也感觉到自己,是一个挺急躁的人,急躁的表现背后是浮躁的心,怕找不到所谓的好工作,怕邻居亲戚的指点,怕几年后同学会拿着不高的工资没脸出来……有时候,我也反问自己,怕什么?有什么好怕的?别人的眼光,工资的高低,真那么重要吗?

我的大学好友小白,在我工作期间告诉我说他的一个童年好友白血病去世,前段时间还联系,突然间再也没上过线,病魔无情。深夜在九楼阳台,吹着风,说不出话,一个多月,一直在想何为死亡,羞愧自己这么害怕死亡,羞愧自己没有能力自己照顾好自己,惭愧这么个年纪没有能力照顾家人「遇难时方知人情冷暖」,无奈没能力便束手无策,即使自己有一天病魔缠身也是毫无束手之策,却也一直没能努力的积极向上。

忙忙碌碌,步履匆匆,刷抖音、吃喝玩乐,陪朋友打游戏,自己看似充实的生活背后,我还剩下神马?爱情、朋友、亲情,有时候,我真的是羞愧:我做得不好,我太自私。

给爸爸打一个电话,给妈妈打一个电话,给朋友问候一声,给女朋友说一句晚安,不是那么难的事情,可是我却做不到呢?非要等到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离世?爸爸妈妈衰老?朋友远去?还来得及吗?来不及的!!!

多问自己一些问题,关于家庭,关于爱情,关于友情,我们的生活,到底该重视什么?答案,问出来,应该就知道了。

自己流水意识流地写这么一篇文章,就当在这个公开的地方,做的一个隐晦的个人对话吧,话难绪,感慨众多。

我爱你,我在乎你们……